2003-09-07

Dino9021 的軍中日記 2003.09.07 07:50

2003.09.07 07:50 (補記)

 我以後下一線一定會懷念現在的生活。早上起床跑跑步,然後吃飯、掃地,接著
上課到中午,吃午餐,午休,下午接著上課,傍晚練練體能,晚餐後打打表演用的
擒拿術,之後晚點名,於是就寢。說無聊是挺無聊的,但我相信我以後一定會懷念
這種無聊的日子。

前些天晚上見到從沒見過的美景。我一直很不能苟同「美得像首詩、美得像幅畫」
這樣的概念。我覺得美的是大自然本身的景色,人為的詩或畫豈能盡述大自然的美
呢?大自然的美唯有親身體驗、親眼見到才能體會那是什麼樣的美。但是那天晚上
當我見到那幅景色,我終於能瞭解到詩人、畫家將他們的情感,對美景的感動與美
景本身揉合在一起;在作品中呈現出的不僅是景色的美,更重要的事作者本身的心
境與情感流露。不同的畫家在同一時間、同一地點、面對同一方向對同一景色作畫,
因心境與感受的不同,呈現出的作品亦有不同的美感。即使是同一個畫家,若心境
不同,作品也將不同。「美得像首詩、美得像幅畫」其中美的是作者呈現出的情感
與讀者相同,令讀者有強烈的認同感,於是美由心生,便超越了大自然本身的美了。

我們營區主要建築物的二樓東西兩側各有一個平台,平台上架設了鋼棚屋頂。平
台的邊緣用不銹鋼做了護欄,大約與腰際同高。我喜愛攝影,欄杆就像相片的底邊,
兩側支撐鋼棚的柱子就像相片的兩邊,鋼棚就像相片的頂邊。形成的不是正方形,
而是正好與相片長寬比例相同的一個長方形觀景窗。畫面的左側上方掛著一盞左上
弦月,天空中有一層不薄不厚的均勻雲層遮住了月光最明亮的邊緣,就像少女臉龐
的薄紗,欲隱還現,巧妙地將月海與月陸的顏色雜揉在一起,卻又不至於分不出兩
者的界線。月暈外的雲層清晰地緩緩向西與風一齊飄動,偶爾見到高空中飛行的航
空器,閃著白色與紅色的微弱星點劃過天際。地平線上的遠處是稀疏的住家燈火,
房屋全是黑色的影子。夕陽的餘暉因為颱風剛離開不久所以仍然很紅,映照深藍的
天空,在幢幢房屋的背後泛著紫色的光芒。流動的霧與雲使它呈現一種粉粉的紫,
往天空漸層成深藍,再變為黑色。星星見不到了,因為月亮很亮,加上雲層,所以
只有將飛機的星點當作流星吧!

我孤獨地望著這美景,只怨沒有相機能讓我攝影,文筆也不好。錯過了這樣的景
色還要多久才會再見到能令我感動而念念不忘的情景呢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03.09.07 09:00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