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4-02-27

找回昔日的光榮

「分享」是我從小學開始就很喜歡做的事情,小學曾把好幾本兒童週刊
的連環漫畫內頁統統割下來釘成一本一本,還自己做封面,帶到學校借
給同學們看。往後的日子裡也做過類似的傻事,明明就沒有人開口提起
我還過度熱心地提供很多東西,結果反而讓人家覺得麻煩。

大一時因為三個同學的邀請,後來終於加入廣播社團,發現廣播真得是
「分享」的極致發揮,結果就一頭栽下去了。但是我還是習慣過度熱心
的搞東搞西,過份地要求完美結果又是讓別人覺得麻煩。

整理大學時代廣播社蒐集留存的節目檔案,一面聽一面覺得當學生真好,
當初為什麼會那麼鑽牛角尖,那麼在意一些枝微末節的小事情意氣之爭。
好想再回到大學的時光,好好地珍惜每一天的日子,與朋友好好地交遊,
好好地充實自己。現在當兵什麼事情都沒有辦法持續地去做,在軍中也
沒辦法抽空做自己的事。帶去的英文字典也有一天沒一天地丟在內務櫃裡。
連兩次放假終於把備份的三百多片CD整理完畢了,心中只有對學生時代的
無限懷念。雖然帶了一部廣播劇本到軍中抽空改寫,但完成之日遙遙無期,
更別提音樂、音效的找尋、蒐集,以及正式錄音的日期了。



玟玲說的一句話讓我一直有新的體會,她說:「兒孫自有兒孫福。」
我一直都很看不開,覺得怎能放任他們不羈及主動地創造更好的成果,
也因此賭氣一年多都不再關心廣播社的動態與成果,甚至還落下狠話。
但在整理這些節目、重新當聽眾時,內心有了新的感動;於是開始去聽
現在廣播社的節目。

該怎麼說呢......「兒孫果然有兒孫福」......

不知道為什麼我以前總是看不開,還跟學弟、學妹們鬧得不愉快。

我是一個認錯的人,有很多人是打死不認錯的,但我是個認錯的人。
我真地覺得我以前錯了很多很多,也因此擁有許多不好的回憶。

當我在聽 Sunday PM 2001.11.04 這集 Edy 介紹張曼娟的青春這本書時,
Edy 問 Sunrise:「我們以後會不會靠著記憶過活?」
Fanny:「我希望能把記憶都忘掉,因為大部分都是不愉快的回憶。」
Edy:「我看不出來妳比較憂鬱耶!」

我跟 Fanny 一樣,總是記得不愉快的回憶,所以我也希望能把記憶都忘掉
一面聽節目,一面上網路找這本書,二手書 70.- , 買下來了。
聽老節目的時候,真得很快樂,不只是主持人主持得好,更是一種回憶。

細細地回味,鼻子酸酸的......

也許我是靠著記憶過活的人吧,縱使那回憶另我難過、不愉快,但那是我生命的一部份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