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-02-27

請再告訴我一次: 我很幸運

因為要更換剪接軟體, 因此我在新竹、台北各開兩堂課教學 (註1)
週四, 前往台北辦公室教學
下午的教學時間, 阮丹青出現了 (註2)

上篇文章提到, 我帶了一大鍋紅豆和紫米到台北辦公室請大家享用
教學完畢後, 我禮貌地問丹青: 我有帶我煮的紅豆紫米, 妳有沒有興趣?
(在辦公室都只稱名字, 直接稱呼她丹青我還滿害羞的呢...)
丹青開心地說: 好啊! 我正好有點兒肚子餓了呢!

不多時, 丹青把剩下的紅豆紫米全部清空了
我不但能與丹青面對面說話, 聊天, 還能請她吃我煮的紅豆紫米!
當丹青說真好吃的時候, 同事答腔說到上週我還帶了一大鍋番茄牛肉湯也是被吃光光
丹青轉頭露出完全真誠, 期待的表情問我: 你什麼時候還會來?
這絕對不是一般人都能有的經驗吧!

面對一般陌生人, 名人可能會假裝熱情, 實際上是想打發離開
但是我卻接收到了一個完全就像朋友般的對待



請再告訴我一次: 我很幸運

能夠在 IC 工作, 認識這麼多優秀的主持人, 實在是我莫大的榮幸
有多少人能夠有機會到收音機中聽到的那個人家裡去幫他安裝/修理網路呢...
有多少人能夠請某位名人吃自己的料理呢?
更何況是成為朋友 (我凹樂倫姊請吃飯好幾次呢!)

晚上睡前, 我想著:
當我高中聽到阮丹青的名字的時候, 我豈能想像到有一天竟能請他吃我煮的紅豆湯...
當我大學接觸到 CoolEdit 的時候, 我豈能想像到有一天會因為這套軟體而與阮丹青有接觸的機會...
當我參加清華電台的時候, 我豈能想像到它改變了我的一生
而我是在什麼樣的契機下參加了清華電台? 這是另外一個故事...

一切, 的確都是蝴蝶效應啊...


註1:

  大學時候參加了清華電台, 期間為了剪接找到了 CoolEdit 這套剪接軟體
  後來 Adobe 把 CoolEdit 買下, 更名為 Audition, 至 v1.5 為止介面都與 CoolEdit 相同
  Adobe Audition v2.0 版本起版面與運作的引擎應該有被改寫, 變得很不一樣


註2:

  說實話, 我不太認識阮丹青
  對我來說, 只是曾經聽過有這位歌手, 並且知道有[丹青文件辨識系統] 而已
  (我當然知道兩者之間沒有任何關係...)
  也許有聽過她的歌, 也許沒有聽過, 我不知道
  去年, 阮丹青加入了IC之音, 主持夜間的節目 [丹青漫遊]
  有聽過幾次, 但沒有很深的印象
  只記得是一種慵懶, 放鬆, 沒有壓力的節目型態
  並且聽同事說她常常是半夜跑來錄音的夜貓族

  一個默默存在這個世上的普通人如你我, 除了追星, 聽演唱會, 參加錄影節目以外
  大概很難有機會與 [名人] 面對面, 更別提對話, 聊天了
  但是這天下午, 她出現在與我距離方圓一公尺的空間中, 認真地聽我作軟體教學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